太阳集团2018网站-首頁(歡迎您)

护理学院研究生学术沙龙(第五期)

添加时间:2021/6/25 16:04:45

      2021年615日,我院以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开展了研究生学术沙龙(第五期),护理学院教师、研究生、本科生参加学术沙龙,本期学术沙龙由石磊老师主持,由3位研究生进行了文献分享,会后针对分享内容与会师生展开了交流和讨论。

 

第一位汇报人刘涓分享文献: Understanding physical literacy in the context of health: a rapid scoping review(理解健康背景下的身体素养:快速范围界定综述)

 

背景:身体素养是一个多维的概念,描述了体育活动参与的整体基础。了解身体素质在健康和保健环境中的利用和有效性,将有助于临床和人口健康规划。这一快速范围界定审查的目的是:1)绘制与健康相关的物理知识概念化图;2)确定并描述在健康和保健提供者参与的背景下对身体素质的利用;3)更好地理解身体素养、体育活动和健康之间的关系。方法:遵循已建立的适用于快速审查方法的范围审查方法,我们从构思到20199月搜索了电子数据库Medline OVIDCINAHL EbscoPsycInfo Ebsco、科学网ISIERIC Ebsco。制表编码用于识别所包含文章的关键主题和综合发现。该综述遵循一种基于卫生系统、社区组织和研究人员之间的伙伴关系的综合知识翻译方法。结果:在删除重复后,我们的搜索确定了475篇文章的标题和摘要筛选。全文综述后,共收录17篇文章(12篇原创性研究论文和5篇概念性或综述性论文)17篇论文中有16篇使用了怀特黑德式的物理素养定义,这在被收录的论文中几乎是一致的。保健提供者对身体素养概念的参与有限。身体素养与以下健康指标相关:体重指数和体重、腰围、心肺健康、体力活动和久坐行为。纳入研究的主要人口重点是儿童,概念重点是物理知识的物理领域。结论:尽管越来越受欢迎,但将身体素养和健康结果联系起来的实证基础是有限的,而且这种关系仍然是理论性的。体育素养可以为增强健康的体育活动干预提供一个新的整体框架,该框架考虑了终身持续参与体育活动的关键因素。未来的工作应继续探索体育活动和身体素养之间关系的性质和方向,以确定促进健康的适当的重点方法。

 

第二位汇报人郭欣然分享文献:Effects of family participatory dignity therapy on the psychological well-being and family function of patients with haematologic malignancies and their family caregivers: A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家庭参与式尊严疗法对血液恶性肿瘤患者及其家庭照顾者心理健康和家庭功能的影响:一项随机对照试验)

背景:牢固的家庭关系似乎缓冲了患者和家庭成员在生活和健康危机期间的困难经历。家庭参与式尊严疗法是一种以患者-家庭为中心的心理干预方案,根据尊严疗法制定的,由一名干预者根据具体问题,以访谈的形式进行。这项研究旨在确认家庭参与式尊严疗法在改善血液恶性肿瘤患者及其家庭照顾者的心理健康和家庭凝聚力和适应能力方面的有效性。方法:单盲双臂平行组随机对照试验。

人群:20193月至9月,从福建医科大学联合医院招聘的患者-家庭照顾者。

共有68例符合条件的患者-家庭照顾者同意参加,并被随机分配到干预组(n = 33)或接受常规护理的对照组(n = 35)。干预小组中的每对患者-家庭照顾者都接受了两到三次访谈(每次访谈约持续4560分钟),由一名干预者根据对患者的10个问题和家庭照顾者的10个相应问题进行访谈。为了评估干预的影响,我们评估了患者的希望、幸福感、家庭凝聚力和适应能力,以及他们的家庭照顾者的抑郁、焦虑和家庭凝聚力和适应性。分别在基线 (T0)、1 周 (T1)、4 周 (T2) 和 8 周后 (T3)进行问卷调查,并比较各组之间的得分情况。采用卡方检验、曼特惠尼U检验、重复测量方差分析等统计方法,以确定检查时间、群体及其相互作用的影响。结果:对于患者,干预和对照组之间的希望(p = 0.001)、幸福感(p = 0.002)和家庭凝聚力(p<0.001)和适应性(p<0.001)存在显著差异。随着时间的推移,家庭凝聚力(p = 0.018)和适应性(p = 0.003)的差异也很大。时间*群组相互效应对希望(p = 0.034)、幸福感(p<0.001)和家庭凝聚力(p<0.001)和适应性(p<0.001)有显著影响。对于家庭照顾者,干预组和对照组之间的焦虑(p = 0.037)、抑郁(p = 0.001)和家庭适应性(p = 0.036)存在显著差异。在组内比较,发现家庭适应性(p = 0.012)存在显著差异。此外,相互效应对焦虑(p = 0.001)和家庭凝聚力(p = 0.038)有显著影响。结论 家庭参与式尊严疗法对促进患者的希望、幸福感、家庭凝聚力和适应能力表现出积极作用,在家庭照顾者中,干预方式同样减少了焦虑和抑郁,增强了家庭的凝聚力和适应能力。

 

第三位汇报人尚东旭分享文献:The association between nurse staffing and inpatient mortality: A shift-level retrospective longitudinal study(护士配备与住院死亡率之间的关系:一项轮班水平的回顾性纵向研究)

背景:目前,医院面临着如何平衡“护士人员配备水平”,“保证患者安全”,“保持合理的成本”三者之间关系的问题。护理人员配备水平常与病人疾病转归相关,最受关注的就是护士配备水平与患者死亡率之间的关系。众多研究证明,护士配备水平与病人死亡率显著相关,但由于目前研究通常忽略了院际之间、患者之间以及随时间推移造成的差异,以此淡化了护士人员配置和患者结果之间的联系。与此同时,既往研究无法估计个体患者接受护士治疗的具体情况,由此导致人们对护士配备和死亡率之间的联系认知并不全面。方法:本研究采用纵向设计,通过纳入瑞士5家医院护士管理系统和患者病例系统中“班次”、“单位”、“患者疾病类型”、”护理人员工作属性”等数据(如:注册护士、实习护士、行政等),以进一步探讨护士资源配置和患者死亡率之间的关系。结果:注册护士数量充足可降低8.7%的死亡率,注册护士数量不足可提高10%死亡率;职业护士充足程度与死亡率相关,充足和不足的职业护士数量分别使死亡率下降2.7%1.5%;在其他护士(实习生、行政护士)方面,无论数量充足或不足,均会提升患者死亡率,分别使其提升 2.6%4.4%结论:高注册护士数量与死亡率降低相关,低注册护士数量与死亡率增加相关,注册护士越多,死亡率越低;高执业护士数量与死亡率降低相关。其他人员(包括无证人员和行政人员)数量的高和低均与较高的死亡率相关,尤其在晚上,死亡率可能会增加,这是因为最不合格的护士群体、无证人员可能不会发现患者健康恶化的迹象;但以往死亡率与护理之间的联系可能被夸大了,因为医院环境是一个多学科合作环境,而死亡率的影响因素不仅仅只有护理因素。



})